岚夜

喜欢的cp不拆不逆的!

嗯……年更日更不定(捂脸)

【黑遍全联盟】大神们的洗发水是什么味道的?

*cp预警:方王,双花,伞修,林方,喻黄,刘卢,昊翔,一句话周江韩张不挂tag
*OOC!!!
*划水划水_(:з」∠)_
*欢迎捉虫









大家晚好呀!这里岚夜,电竞之家的新人记者。

自从几月前联盟大神们说好了似的相继出柜,许多cp粉都……炸了。咳,我才不会承认我也是其中一个呢x
回到正题,其它几家杂志报刊均相应出版了对此事的报道祝福甚至独家爆料,如今也都拥有超好的反响。
就在昨天,收到匿名粉丝投稿说几位大神早已悄咪咪同居后,我们的总编大人一拍桌子,决定作为权威报刊要紧跟时代潮流,吩咐一位曾就其它事采访过几对cp的前辈以“同居的大神们都用什么味道的洗发水”这样一个尴尬而引人眼球的问题为主题采访职业选手们。
作为cp粉的一员我超——羡慕,可那位前辈看起来却不太愿意?
今天早上,总编告诉我前辈生病了叫我替他去采访,虽然很奇怪为什么昨天还好好的前辈今天突然病倒,但能有此机会我还是很激动的。
可是就在我兴奋地准备出发时,生病的前辈打电话让我别忘带墨镜……我好像明白他为什么请假了。
不过没关系,为了糖(误)素材,我还是踏上了这条被虐之路。
笑着活下去.jpg






方王


“咚咚”
身为微草粉私心导致我首先去的是方王夫夫家里。想到马上可以见到本命的王队,敲门时我的手都在抖。
可开门的是方神。
不,我没有在嫌弃。

退役后就出国且刚回来不久的他看上去时差还没有倒过来,现在头发乱糟糟的,眼神也还有些迷茫。
“你是?”方士谦奇怪地问。
我赶忙躹躬,道:“我是电竞之家的记者岚夜,昨天有预约过釆访。请问方神现在有时间吗?”
“哦,我想起来了!”方士谦一拍脑袋,眼睛清明了不少,“小队长还在睡,我一个人回答可以吗?”
“哦,可以可以。”我说。
至于王队为什么还在睡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一点也不!!
“那我先去洗漱,你坐啊。”
“好的,谢谢方神。”

很快,方士谦回来了,坐下后示意我可以开始。
打开录音笔,我问出今天第一个问题:“方神和王队已经同居了?”
对方给了我一个看傻子的眼光,但还是如实回答了:“是啊,能忍受小队长的也只有我吧。”
果然如传言般明撕暗秀呢。冷漠.jpg

随后又问了几个普通点的问题,我终于开口进入正题:“请问方神你们家的洗发水是什么味道的?”
对方显然对这句“你们家”很受用,笑着道:“冬虫夏草加王不留行,我自己调的。虽然不好闻但还蛮有用的!”
震惊!前治疗之神竟在退役后研究冼发水调制?!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请欣赏本期岚夜有话说!
“哦……那……谢……谢谢配合,我……我……我先……走了?”
“慢走不送,注意安全哈!”

与方神道别后,我突然好心疼我家杰希大神的头发……Ծ‸Ծ(不)




双花


敲过门不久,我就收获了张·刚睡醒·没扎辫子·萌·佳乐一只。
鼻血.jpg
然后很荣幸的又收获了孙·媳妇被看到了·好气哦·哲平的怒视一个。
好心酸,眼睛好疼啊。我想。

解释了我的来意后,张佳乐很友好的邀请我进去坐坐,可经历了刚才的事情我哪敢呀,急忙看向了一直搂着张佳乐肩膀在一旁默默听着的孙哲平。
对方不情不愿地点了头,我才敢跟着张佳乐进了门。

“张佳乐大神和孙哲平大神同居了?”
“是的。”张佳乐还没有吃早饭,此时正端着一个玻璃杯小口小口抿着水。
而正在厨房折腾煎蛋听不到我们说话的孙哲平则投给我一个警告的眼神,让我不要说太久。
努力装作没看到,我心想我可是女孩子啊不会对您媳妇做什么的好么,转而继续问:“习惯吗?“
“当然。”张佳乐想到什么似的笑了笑,“以前在百花我们就在一个宿舍呀。”
“据我所知你们的战队是在不同市的,那当初房子为什么买在B市?”我又问。
“没有。Q市和B市都有。哦,K市也是。”
呵,万恶的有钱人。
深吸一口气,我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大神请问你们家的洗发水什么味道的?”
“你自己去看。”说话的是孙哲平,他将焦黄的煎蛋和牛奶摆上餐桌,对我说。
我有些疑惑,难道还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味道么?比冬虫夏草加王不留行还……?
当跟着张佳乐进了淋浴室时,我突然就明白了。
行吧,我见过的没见过的但凡是和什么什么花挂钩的洗发水都有。
是怕张佳乐报了一堆花名累到或者是会和我说太多话而吃醋?

与他们道别后,我从口袋里摸出墨镜戴上。
前辈的建议果然没错啊。





伞修


到达兴欣网吧,还未上楼便隔着人群看到兴欣的老欣娘陈果靠着前台在玩手机,高马尾随着一个人走过带起的风而晃了晃。
“这边!”她也正巧抬头看到了我,招了招手。
快步挤过去,陈果先是热络地拍了拍我的肩算是问好,然后指着一个角落。
“叶修和沐秋在那边。听说你要来采访,他们特意‘等’在那儿。”
陈果的语气怪怪的,但我并没有太再意。
不过有了训练室后,叶修和苏沐秋大多是在二层训练室抢BOSS的,今天他们在那里,我也确实有些惊讶。
难不成真的是在等我?
我走过去便看到发色一黑一棕的两人正在抢BOSS。
我中草堂的。冷漠.jpg

在一旁等了一会儿,对,真的是一会儿。
一会儿到我甚至以为我今天黑子附体。
“叶神苏神晚上好?”我最终还是自己出声打破尴尬。
苏沐秋特应景地开了囗,却不是对我:“阿修,你看看笑笑,被你打扮的……辣眼睛啊。”
叶修也特应景地回道:“慌什么,又不会变成某药王大眼。”
哦,够了你们。
抢我家BOSS还说我家队长?不能忍!
还有为什么你们能听到对方说话就是听不到我说话呢?!!
秀恩爱了不起哦。
“苏沐秋大神!”吸了口气,我怒吼。
“嗯嗯嗯?怎么了?”对方摘了耳机回头看我,“不用太大声,我能听见。”
……
“有什么问题慢慢问,不用着急。”苏沐秋在微笑,可眼神分明在说「快点问我很忙」。
如此我也不再铺垫,开门见山:“苏神你不和叶神同居了嘛,你们的洗发水是什么味道的?”
“……抱歉,没在意过诶。”言罢凑到身边人头顶嗅了嗅,转而对我道,“薄荷的。”
社会社会.jpg
“那么采访结束,我先走啦。”
鞠了躬后,我转身准备去采访下一对林方。
“如果你要找方锐和林敬言,他们在楼上训练室。”
苏沐秋开口,可我装作没有听见径直离开了。
至于为什么,我转身时突然瞟到苏沐秋身前屏幕上是君莫笑而叶修屏幕上才是秋木苏啊喂!

孰不知在我走后,叶修无奈地看了一眼苏沐秋:“沐秋大大真心脏,你怎么不告诉她点心和老林在楼上训练室Play?“
“如果是叶修大大也不会说出来吧。”苏沐秋笑回,随即欺身压上身边人。
“……唔……大……大庭广……广众……嗯……”





林方


我保证,我真的一点也不恨苏沐秋,真的。冷漠.jpg
昨天我上楼正准备敲门就听到了方锐的声音。
嗯……准确来讲,是呻/吟。
我默默地放下手,默默地下楼,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没关系,至少我终于知道伞修在网吧抢BOSS的原因了。我努力安慰自己。

次日,我还是来到兴欣网吧。
这次我学聪明了,向陈果确认了训练室里一切正常才敢上楼。
找到方锐时,他也没像昨天那两人一样在抢BOSS,而是和黄少天在手机上聊QQ。
除了在开了冬天三十度空调的室内戴了厚厚的围巾外,似乎没什么不对,无比正常。

而无比正常的方锐发现了我的存在后迅速回给黄少天一句“待会聊”便关了手机,示意我可以开始,想来大概是昨天陈果告诉了他吧。
清了清嗓子,努力不去抬头看方锐侧脸上一个清晰的吻痕,我开口问:“方锐大神是和林敬言大神同居了?”
“是啊。”方锐眨了眨真诚的眼睛,看起来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脸上的奇怪之处。
又问了几个问题,对方也都如实回答。
见时机成熟,我问道:“你们家的洗发水是什么味道的?”
一向以猥琐著称的方锐却突然别扭起来,脸色泛红丫,半天才说:“草莓……”
???
很正常的味道呀。
有什么不能说??
见我愣住没反应过来,对方好心悄悄凑到我耳边小声道:“BYT之类的,也是那个味道。”
脸爆红.jpg

所以林方大概就是同居后过上没羞没臊生活的典范了?(*/ω\*)





喻黄


“你说说王杰希他是想要干什么!前几天和叶不羞PK时还听他说过他药的未来高英杰去兴欣找乔一帆还一夜末归今天早上我就见到刘小别来了蓝雨队长他还不让我管!瀚文还没成年呢好吧!”
是的,现在是我来到喻黄家的第四十七分钟。
从我一进门开始黄少天已经说到现在了。
什么?喻文州?
呵,他一直在认真地听他对象黑我本命,时不时还递个水什么的。
看了一眼时钟,时针已过七。
喻文州也注意到这点,终于开了口:“好了,少天。快点开始采访吧,再晩点女孩子在街上不安全。”
“谢谢喻队。”但你刚才怎么不说呢?
最后一句我自然是没有说出口的,对方毕竟是在帮我嘛。
“喻队和黄少是已经同居了?有什么不习惯……哦,应该没有。那队里其他队员平时会来作客吗?”我问。
“夏休期有时会来蹭饭吧。”喻文州笑回。
“喻队下厨?”
“是的。”
“那么卫生方面,谁打扫的多呢?”
“还是我。”
“最后请问一下你们家里的洗发水是什么味道的?”
一直在一旁边默默听着边喝水的黄少天突然呛到了,剧烈咳嗽起来。喻文州担扰地一手接过杯子一手拍了拍恋人的背,关心地询问。
有故事,一定的!
作为一名记者的敏锐直觉告诉我。
果然,待黄少天好了些平复呼吸时,喻文州说:“一开始方士谦前辈作为搬家礼物送给过我们一瓶他自己调的秋葵洗发水来着。可用了几次少天说不喜欢就一直闲置了。目前在用的是柠檬味,很适合少天哦。”
语毕还抚了抚身旁人柔软的金发,惹得人一阵脸红。
“队长别闹了啦……”黄少天小声说。
我强忍住了掏出墨镜的冲动,道:“谢谢喻队和黄少。我先走了。”

迈出别墅的门,哪怕是听到了不加掩饰的喘息我也再没有回头看。
真英雄从来不回头看爆炸,更何况是威力更甚的秀恩爱烟花呢。
哼。





刘卢


按原计划,我现在应该飞去S巿找周江昊翔了。
可之前对喻黄的采访时,黄少天不经意间说出了刘小别来蓝雨找卢瀚文,目前疑似乎还一起住在卢瀚文的宿舍。
本着想看个热闹的心态且两人现在也算是同居了,我将此事报告给总编,谁知他比我还激动,当即下令让我来到了蓝雨对两人进行采访。
可当面对他庙未来的房门时,我怂了。
不行不行,卢瀚文还没有成年……但到手的刘卢糖呸新闻素材……怎么办怎么办……
在我犹豫不决之际——
门它开了。
它开了。
开了。
了。
是刘小别。
我有点尴尬,看上去对方也是。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小脑袋从刘小别身后冒了出来,不用猜也知道是卢瀚文。
他叼着牙刷,嘴角还溢出了一点白色泡沫。
……我的妈可爱死了!!!
不行不行,问题还是得问的。
“咳,小卢和刘小别这算是同居了吧?”赶在对方反驳前我迅速下一句,“你们用的洗发水是什么味道的?”
刘小别一脸看怪物似的看着我。
不,别看我!我只是一个被无辜牵连的纯良腐女而已!问题不是我写的啊啊啊!

“我用的是去年我生日上王杰希前辈送的,超好闻的牛奶香哦。不过小别前辈说是方士谦前辈调的?很厉害的样子呢。”卢瀚想了想回答。
哦,方神已经把魔爪伸向他庙下一代了?王队也跟着胡闹?
了不起了不起.jpg
“小别前辈的话……我还不知道诶。前辈你……”
卢瀚文话未说完便被刘下别打断了。
“那我现在就让你知道知道?”

“啪!”
面前的门被大力关上,我还有点懵。
我现在该……报……报警?
思考片刻我还是放下了手机。
深藏功与名.jpg





昊翔


“来啦!”
很意外的,来开门的是孙翔。
毕竟昨天釆访周江夫夫时江波涛就有告诉我让我今天晚点去,原因是昨天他和孙翔视频时唐昊闯进了镜头,所幸在他们进行一些不可描述事情之前周泽楷眼疾手快关了电脑。
唐昊应该并不在家,孙翔也只穿着普通的家居服。
“嗯……我去给你倒杯水?”他请我坐下,挠了挠头却似乎又牵扯到腰侧,下意识皱起眉,问我。
“啊,不用了。就几个问题而已。”我注意到了对方的小动作,赶忙道。
“那行。”
孙翔也不客气,自己坐下盯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慌。
考虑到对方的智商呸理解能力,我昨晚在整理今天的提问大纲时有意跳过了一些问题,另列了几个更简单直白点的。
一轮问下来,交流地算是愉快,气氛和谐不少。
“那,孙翔大神和唐队家的洗发水是什么味道的?”
问出最后一个且最重要的,我稍稍松了口气随即又绷紧了神经。
“唉,提到这个我就气!呼啸和微草有次不比赛嘛,赛后也不知糖榚那家伙抽了什么风,带回来一大箱子核桃味儿洗发水!还起名叫「外用六个核桃」!真的是!”孙翔唠叨了一会,满脸嫌弃像真的一样。
但是你以为你能骗到我?别作梦了!
又一对明撕暗秀罢了!
哼。
顺便方神good job!

“二翔你说什么?”
就在这时,唐昊回来了。
我的心咯噔一下。
当然不是为我自己,心疼孙翔的腰而已ovo
“唐队,孙翔大神再见!”意料之中没有得到回应,可当我戴上我亲爱的墨镜时,它碎了……
碎了!!
呵……呵呵……呵……









两天后,将录音笔与记录本交给总编后,我申请了一个月的带薪假期来保养我的眼晴。
总编破天荒同意了,还笑咪咪说辛苦我了。
躺在Q市海边在初春的天气里晒太阳,我突然觉得生活如此美好。
直到我撞见了某钱包脸队长轻柔地撩开了自家副额前的乱发。
笑容渐渐消失.jpg










END



——————————————————————————————————




全场最佳方士谦没毛病٩(ᐛ)و


双鬼肉已码好但等我开心再发?好吧其实就是我怂。




挖坑不填,拖文不写,坚强划水什么的就是我本人没错了!

评论(6)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