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夜

喜欢的cp不拆不逆的!

嗯……年更日更不定(捂脸)

【苏沐秋生贺/伞修】如果我可以,恰好你愿意

重度ooc
甜文





南山雨雾朦胧,叶修靠在碑石上,没有说话。
不是清明节,偌大墓园只有这一身影。
守墓人担心这人许久未动,已生生冻死在伤感与雨中。
却听到叶修小声说了一句:“沐秋,我一直觉得南山的雨,比夜雨声烦的冰雨要冷的多呐。”
放下已拿起的雨披,守墓人轻叹一句又是一痴情人,熄了灯。
明早若未离去,我葬你于他的身边。

叶修已经在那里坐了一天了,起初还对石碑说着世邀赛的件件事,夹杂着几句淡淡的嘲讽。
后来便不说话了,点燃一支烟,触到嘴边又摁灭。
那人不让他吸烟的。

沉默到现在,细雨何时落下,也不知道。
回过神来,晚霞透过云和雨丝洒上墓碑,“苏沐秋”三个字在暖色的光中隐约可见。
一点也不像主人曾年少轻狂的身影。叶修想。

天完全暗下时,雨小了些许,依然打在脸上生疼,又不至于割伤皮肤刺出血液。
“喂,当初你死的时候……疼吗?”
将头一歪靠上墓碑,就像曾经的冬夜,窝在那人怀里一样。
只是冰冷的石块与温暖的胸膛大相径庭啊。
“……我想你了沐秋……回来吧……好不好……”
叶修突然开始抽泣,映着月光的脸上,分不清泪水雨水。

那夜,他哭好久。
破晓时雨停了,湿透的兴欣队服黏在身上,短短的黑发一缕缕贴在脸上滴着水,眼眶泛红,薄唇发白。
“沐秋,我该走了。”
抹了把脸上的水站起身,却因为坐了太久的缘故再次跌倒,潮湿的石块割破了袖子,在胳膊上也留下了痕迹。
而叶修只是站了起来,踏着启明星光,状似无所谓的向兴欣所在的方向走去。

等他晃到门口时,隐约看见了一少年,是有熟悉的纤瘦身形。
那一霎然,破晓。
叶修脚步下意识一顿,只是静静地看着晨曦倾洒在在少年暖棕色的发梢、俊美的容颜、满载温柔的双眸……
叶修感觉眼睛有点涩,发酸。
大概要怪泪腺不争气,没反应过来泪水便已决堤。
这少年是谁,他怎会不认得。
是一个让他和沐橙牵挂十年。也是唯一一个一笑一言足以拔动他心神的人啊。
“沐秋!”
别人若看到,会取笑一代荣耀教科书,竟有如此小孩子般的举动吧。
叶修冲了过去扑到苏沐秋身上,靠在人胸前感受鲜血的温热和心脏的跳动。
十年,不知为何,苏沐秋依旧比叶修高,却恰好把头隔在对方的头顶上,如天作之和。
叶修知道,自己哭了。
眼泪全都抺在心上人身上,而那人只是摸着自己的头,怜惜地用另一只手轻抚自己衣袖上的破口。
然后低下头,湿热的呼吸间说了一句让他脸红心的话,也是对方早在十年前就应该坦白的:
“阿修,人生的路那么长,我想执你之手,共你半世荣光。”
“如果我可以,恰好你愿意。”
叶修笑了,在那一刻,他的心回归。

我们的路,会很长。
是吧,沐秋?



评论

热度(35)